雪加岌岌可危:高管又离职,裁员已过半​

发布日期:2020-12-28 15:29
作者:格物消费


之前一度进入头部阵营的雪加,正在急速坠落之中。

据我们了解,一直秉持着互联网式打法——快速烧钱换取扩张的雪加,在进入 2020 年后已经陷入了动荡之中:高管纷纷离职、团队大幅裁员、部门预算被砍、福利缩水、品质翻车、量产受阻……电子烟行业可能遇到的问题,几乎都出现在了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身上。

01
高管离职,场地退租


早在年初,便有相关的行业媒体、社群曝出雪加有频繁的高管离职以及人员变动。经过格物消费(gewuxiaofei01)深入了解发现,事情并没有简单。经核实后,我们拉出了一条时间线:

2019 年底,雪加产品部门负责人李泽堃离职。此前,李泽堃对外的 title 曾是联合创始人,而在进入雪加之前,其还曾任职 ofo小黄车品牌营销总监。

据相关人士透露,李的离职更像是“出局”,因为其下属的产品部门“盘子搂得太大”,在产品之外还接过了部分品牌、运营、商务甚至公关的工作。

看起来,“好像是所有东西都抓住了”,但最后却什么都干不好,最后导致了失控。伴随李泽堃同一时间离开的,还有一大批产品部门的员工。知情人士表示“明显感觉产品那边没人了”。

2020 年 4 月,销售负责人刘槊(对外一般写作“刘硕”)离职。此前,刘槊在雪加承担着雪加全国的渠道销售及消费者动销业务,加入雪加前为前喜力中国销售高管。

刘槊离职后,雪加进行了职能调整,让之前负责直营店招商加盟的王铭豪接受刘槊此前的工作。据透露,频繁的人事变动,对接人的变化,已经使内部出现了一些工作上的混乱。

和刘槊同一时期离开的,还有雪加联合创始人,负责政府关系的陈一诚。据了解,刘李二人离开后开始了合伙创业,而雪加则对销售部进行了大刀阔斧的裁撤。

2020 年 9 月下旬,负责 CVS 渠道的刘朝华离职。刘于 2019 年 7 月加盟雪加,title 为全国线下销售副总裁,在进入雪加之前曾任职箭牌糖果(中国)有限公司销售副总裁。

知情认识告诉我们,刘朝华离开后,并没有指定真正意义上的继任者。因为雪加目前在渠道上已经更换了打法,原来所执行的招商加盟,省代-市代的逻辑,目前已经采取了省代市代自负盈亏的路线,所以也根本不需要之前那么庞大的团队。

办公场地向来是印证企业兴衰的关键指标。知情人士告诉我们,伴随着一系列的高管离职和部门缩减,雪加位于国贸CBD区域的北京总部前不久直接退租了约一半的面积,至于剩下的一半面积的工位也没有完全坐满,目前雪加已经是“肉眼可见的减员一半”。

而令人唏嘘的是,2019 年 12 月初,雪加还曾高调地对外宣布将位于寸土寸金地段的北京总部办公室扩容一倍,总面积达到 2000 平方米,相当于 4.5 个标准篮球场。


不过大半年时间,这扩容的一倍办公司已经悉数推给了大厦。


02
质量翻车,量产受阻


雪加于今年 6 月初陆续上市了其第三代烟弹,并将菠萝冰棒作为了主打的新口味。但据知情人士透露,菠萝冰棒口味的三代烟弹存在着严重的漏油问题。

但内部并没有统一口径解释背后的原因,他也不清楚为何唯独这一个口味,翻车如此严重。但值得玩味的是,在雪加的官方公众号,关于菠萝冰棒和三代烟弹的推文,已经被删除了:


不止如此,三代烟弹另一款人气口味蓝莓爆珠实际上一直处于无法量产,或者说量产问题很大的状态。不少经销商、代理销售情况不错,却处于根本拿不到货的状态。

针对这一问题,格物消费(gewuxiaofei01)也采访到了部分商家。有的表示身边做雪加的商家并不多,自己不做的原因是因为漏油,甚至根本没抽都会漏油。而在三四个月前,市面上还出现过一批套装,价格地到了 30 块一套,引起了商家疯抢——买烟弹送套装,也能引流。

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另一位业内人士向我们透露,雪加基本上在业内都没有供应商了。做一个合理推断,目前雪加品质问题、量产问题,与此不无关系。


03
福利缩水,预算砍光


厉行节约本身没问题,体量大如亚马逊,也是业界知名的抠门公司。但当一切精打细算,与离职、裁员、难产等一系列问题,一同被摆上台面后,事情就变得有些玩味了。

而雪加公司内部,在疫情之后就就开始了严控运营成本。据知情人士透露,雪加目前只有特别紧急的事务才能使用顺丰,其他一律使用 X通快递。

此前一直提供的中餐与晚餐,也改为了每天发放 25 元的餐补。他估计,以北京的物价,实际意义上大约砍到了只有原来的一半。甚至,自带笔记本工作的补贴,也下调了 50 块。

抠出来的这些运营成本,是花在了刀刃——市场推广上吗?也不是。

据了解,在之前“碰瓷”周杰伦事件(赞助了一个打包的线下演唱会权益,演出明星中有周杰伦)之后,雪加品牌部门的预算几乎完全被砍掉了,目前都在做无预算的工作。


比如微博@潮研所ChaoLab ,每天更新着穿搭、音乐相关的资讯。同时,这从某种角度上也佐证了,之前的“碰瓷事件”在雪加内部被定义为了一个失败项目。


实际上,不只是内部,雪加在对外上也出现了明显问题。

天眼查信息显示,雪加品牌所属公司北京多拉科技有限公司,仅 8 月便有三件民事案件。起诉方包括猎头、人力资源公司以及商贸公司。

而在相关行业媒体在今年 7 月的报道中,不仅有已经终止合作的经销商,迟迟拿不回货款,亦有猎头从业者表示,雪加拖欠了其去年 9 月的服务费用,且一直被消极对待。


电子烟行业固然潜力无限,但当下依然负重前行,各位从业者还望擦亮眼睛。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