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深度 | 起底!一次骗4万,靠杀熟攒出来凯迪拉克,“电子烟老赖”一面哭穷,一面豪车

发布日期:2020-12-28 17:29
作者:格物消费


“如果没有这条朋友圈的话,我可能也会忘了这个事情。”
 
阿友(化名)联系到格物消费(ID: gewuxiaofei01)时,一直在重复这句话。
 
两年没有接触电子烟行业的他,偶然间看到了一条朋友圈。
 
发朋友圈的人名字叫做高伟(化名),在2018年年底曾经与阿友发生经济纠纷,最近突然发了一条朋友圈,提起两人之前的纠纷,并对他发出了指责。
 
根据阿友的说法,在19年初曝光过高伟之后,他就没有再关注过电子烟行业,但如今高伟旧事重提,让他开始警觉。
 
“这个人可能又要出来骗人了。”
 
01
“因为他,我的电子烟生涯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2018年年底,阿友和朋友准备合伙做一次性小烟,开始寻找合适的设备工厂。有朋友向他们推荐了高伟,说他有工厂。合伙人本身也与高伟相识,于是开始进行沟通。
 
       
阿友的合伙人表示,自己和高伟已经认识了挺长一段时间。于是,在表达合作意向之后,高伟把他们约到了自己的小研发室,商议决定开模做样品。
 
但收到大货样之后,阿友表示,他们发现品质存在极大问题,产品抽起来不仅发苦,还有极重的502胶水味。于是他们要求高伟赶紧进行处理,这时高伟搬出了自己的工厂,并表示要带他们去看一看。
 
被带到位于东莞的工厂逛了一圈之后,阿友和他的合伙人降低了对高伟的戒心。一切看起来都那么合理,高伟有自己的公司,有自己的工厂,还是阿友合伙人认识多年的熟人,整个生产流程的规划也井井有条。
 
       
但是等到格物消费记者联系上了工厂负责人之后,工厂负责人表示,自己和高伟只有过一次合作,而他带阿友他们参观工厂可能就是在合作期间,工厂负责人根本就不知道有合作这一回事。
 
“他没跟我说,直接就把人带到我那里去参观了。我都不知道,我甚至没见过阿友。”
 
开始制作之后,阿友一共向高伟转了四万多的资金,用于开模和设备配件的生产。在参观完工厂后,虽然介意工厂有些破旧,但阿友还是选择相信高伟,开始等待他修改产品。
 
“定时间交货,到了时间他没交,他就开始消失了,消失了差不多一个多月,他不承担由此开始跑路了。”
 
       
整个生产流程被搁置,他们也不断向高伟沟通了品质的问题,但阿友提到,高伟一直拒绝承担相应责任。最终,阿友和合伙人的电子烟计划无疾而终。
 
19年年初,阿友过完年回到深圳之后就发现自己再也联系不上高伟这个人了。微信被删除,发短信也不会,打电话不是不接就是占线,而一开始去过的办公室,也已经人去楼空。他才无比确信,自己被坑了。
 
直到现在,两年时间过去,阿友都没有看到当初的产品大货。
 
阿友现在已经不再从事电子烟行业,或者说,他因为高伟,就没有踏入过这个行业。
 
“我本身进入电子烟也就那一会儿,然后刚踏入就被这个人骗了,相当于是刚进门就被劝退了。”
 
02
“我被认识五年的好朋友骗了”
 
大B(化名)说:“我之前一直把高伟当作好朋友。”
 
曾经,他们也可以一起开心地吃饭喝酒,一起聊人生聊理想,一起分享行业资讯,一起相互加油打气,说一声兄弟加油干。但是,19年9月的一件事,让他发现,害自己最惨的反倒是所谓“朋友”。
 
大B向我们介绍了事情的经过,当时大B正在做贸易公司,一个熟悉的客户找到他,说自己需要悦刻一代烟弹出口东南亚。当时市面上悦刻一代普遍断货,大B觉得有点困难,就婉拒了。不久,高伟就找到他,表示自己有悦刻一代烟弹。
 
“我心里面想反正顾客是上帝,就帮客户去拿下了这个货。”
 
即使这一单生意只是在做顺水人情,考虑到客户和高伟都是自己手上的资源,大B并没有直接介绍两人认识,而是一直在充当中间人的角色,两边的交易都是经由他完成的。包括货款,也是客户转账给大B之后,大B又再转给高伟。
 
收到款之后,按理说高伟应该很快发货,但这批货从东莞发到深圳,却花了整整五天时间。大B 提到,自己当时就觉得时间太慢,有些奇怪,催了高伟好几次,但得到的都是“等一下”、“不要急”之类敷衍的回复。
 
“所以当时我就觉得挺奇怪的,但是还是那句话,就鉴于我和他认识5年了,而且去过他家吃饭,然后私底下也在一起喝过酒,我就没有想那么多。”
 
五天后,货顺利发到了深圳,本来以为这笔生意圆满完成的大B,接到了客户从快递站打来的电话。
 
“客户直接告诉我,这批货一看包装就不对劲,不对劲的程度就像本来该用硬膜保护的iPhone上裹的是保鲜膜,都不用拆开就知道不对劲。”
 
“就相当于说我明白了,不用开箱验货,一眼看包装就会觉得这批货不对劲。”
 
货物的物流信息
 
大B的客户直接拒收了这批货,很快,货就被退回了高伟手中。本着对客户负责的态度,大B先用自己的资金垫上,将货款提前退给了客户。
 
               
聊天记录表明,高伟的确是收到了这批货。大B也在第一时间跟他沟通了还款的事情。
 
       
三四万元,说多不多,说少不少,但在很大程度上,成为了压垮大B的那根稻草。从纠纷发生到现在整整一年的时间,大B经历了家庭的重大变故,经济上背负起巨大的压力,甚至因为疫情,连自己的公司都垮掉了。
 
这些遭遇,高伟知道吗?
 
大B说,他在向高伟追款的时候无数次提起自己的遭遇,但对方不是拖,就是不回消息。
 
      
曾经一起聊梦想与未来,谈论诗与远方,认识时间长达五年的“朋友”,怎么会在听到这般境遇之后还能如此冷漠。
 
是不是他没钱可还?这样的话,一切似乎会合理很多。
 
听到这个提问,大B的情绪变得激动了一些:“没钱还?一个开凯迪拉克的人怎么会没钱还?你知道养这个车一年要花多少钱吗!”

               

通过对高伟生活的了解,很难想象这是一个能拖欠别人几万块钱一年以上的人。
        
      
大B提供 高伟晒出的豪车
 
根据大B介绍,高伟现在仍在从事电子烟行业。并且有自己的品牌在运营。
 
虽然不能断言高伟发给大B客户的这批货一定就是假货,但是大B表示,他在这件事之后,也时常听到高伟卖假货的传闻。
 
直到今天,大B也没等到高伟的退款,也没听到他的一句对不起。而这个骗了他的人,是他曾经以为的五年好兄弟。
 
03
“他就是个老赖”
 
在沟通的过程当中,格物消费记者也提到了很多解决办法,想帮助他们尽快解决这件事情。但实际上,他们都尝试了一切可能的途径,但由于单起事件的金额较少,几乎都没有得到司法部门的回应。
 
阿友向我们提到,他在南山和石岩的派出所都报了案,也已经将案件提交了法院,正在排队等待审理,因此还没有收到法院的传票。大B则是表示自己在今年年初报了案,签了承诺书,并且得到了警方已经立案的口头回复。
 
大B表示,他也有听说高伟和别人有一些经济纠纷,但每人的数额都不大,在几万块钱左右。据他推测,全部纠纷加起来可能有四五十万的水平。
 
石沉大海,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在于高伟的态度。
 
说到高伟,几位受害者都异口同声地说:“他就是个老赖!”
 
阿友司法程序受阻,也与他没有同高伟签订正式合同有关。但他表示,自己曾多次向高伟提起合同的事情,但都以太忙为理由被敷衍过去了。久而久之,就拖到了最后事情爆发。
 
或许,高伟对于合同躲闪的态度也在暗示着后面的一系列纠纷,又或者说,他已经预见了这一切,所以才有恃无恐。
 
       
大B说,自己现在还有高伟的联系方式,也能看到他的朋友圈。他也时不时会联系高伟,问问还钱的事情。
 
“一直是拖,反正他也不会去骂,也不会去发脾气。他就是说我这个钱我会还,但是他说完,然后也会说准确的解决时间,但到了准确的时间他也不会给你钱。”
 
今年10月 大B与高伟的沟通截图
 
似乎高伟对于所有追款的人都是这样的态度,面对阿友的合伙人,他也是一直强调“我没钱,我就是还不了。”
 
 
这样的态度可能会影响司法处理。
 
由于高伟一直表示自己会还钱。阿友和大B都被判定为民事纠纷,虽然已经启动了司法程序,但有关机构部门也表示,这样的情况并不会被判定为诈骗,而是经济纠纷,最后可能还是私下调解。
 
时至今日,阿友和大B已经放弃了追款,他们表示,自己心中更重要的是出一口恶气,让更多人知道被高伟粉饰过的纠纷真相,防止更多人被他欺骗。
 
总结
 
当格物消费(ID: gewuxiaofei01)记者问到阿友在这篇文章发出后想要做什么的时候,他是这样回答的:
 
“我的钱追不回来已经无所谓了,我只想告诉大家他是一个怎样的人,希望不要有更多的人被他的花言巧语所欺骗。”
 
阿友和大B相继被“杀熟”,都是因为所谓“情分”降低了戒备心,忽略了商业合作过程中必要的资质审核以及必备手续,导致最后即使想走司法程序,也因为证据缺失而困难重重。
 
格物消费(ID: gewuxiaofei01)在此提醒各位读者,亲兄弟都要明算账,商业合作,更需要谨慎。
 
注:高伟、阿友、大B均为化名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