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从3年到30年,不同烟龄改用电子烟后,生活会发生什么改变?

发布日期:2021-08-18 21:22
作者:格物消费
根据两局颁发的《关于未成年人免遭电子烟的侵害》的通告,严禁并禁止未成年人购买及使用电子烟产品。保护未成年人的成长健康,是每一位社会民众应尽的责任。未成年人请取关,禁止浏览本公众号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在日常和从业者们的沟通中我们发现,在聊起生意为何下滑时,不少人都提到五花八门的伪科普充斥在各大社交媒体,影响了烟民用户的判断。

那电子烟究竟能否为烟民的生活带来改变?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格物采访了5位绝对真实的电子烟用户,让他们来讲讲使用电子烟后的真实感受。

受访人表示,从卷烟转向电子烟是他们人生中非常正确的一个决定。他们也普遍希望,希望降低身体不适的卷烟用户能逐渐向电子烟转化,以此减少给他人带来的诸如二手烟等危害。


抽吸卷烟多有不便,电子烟就好多了

服务从业人陈鹏 | 烟龄3年


陈鹏今年25岁,这是他从事服务业的第二年,在做服务业之前,他是从事计算机编程工作,卷烟烟龄三年。

他表示,自己目前还与母亲一起居住,在老一辈人的眼里,烟是洪水猛兽。爱的人嗜之如命,不抽的人则深恶痛绝。抽吸卷烟多有不便,电子烟就好了许多。

“电子烟比卷烟好的地方就在于它不会有烟味。”陈鹏说,“而且抽多了不会生痰,也不卡嗓子。”

作为一个在二线城市生活的青年,陈鹏并没有面对太多的生活压力。

“烟对于我来说是一个愉悦自身的消费品而不仅仅是用作解压。”

自从他的烟民朋友给他推荐了电子烟之后,电子烟随时可以抽吸的便利性和没有烟味的特点就牢牢抓住了他的心。

在大城市与小镇的夹缝中就有许多陈鹏这样的人,吃喝不愁,来人间一趟只想及时行乐。每逢周末,结束了一周工作的他都会和三五好友去咖啡厅打牌,曾经他会因为卷烟的二手烟问题只能跑到室外抽(此处为主观叙述,我们坚决反对在禁烟的室内场所使用电子烟)。

他表示,他已经完全摆脱了对卷烟的依赖,因此使用电子烟来戒除卷烟是完全可行的。

对于目前舆论对电子烟的误解他表示,到目前为止他都没有看到很明确数据研究证明电子烟的减害程度与危害程度,因此他也不会向其他烟民推荐使用电子烟。

“电子烟对我来说确实是好东西,就是太贵了。抽着是真的比以前抽卷烟开销更大。”他如是说,“如果电子烟的价格能低一些或者烟弹容量大点,不需要经常购买的话应该会更容易在烟民中普及。”

女孩子抽烟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美妆从业者小雅 | 烟龄3年


在接受采访时前小雅正在厘清库存单,入秋后的南方酷热依旧,一支电子烟用挂绳挂在她的脖子上,时不时拿起来抽吸一口,看似已成习惯。

从毕业到现在兜兜转转,开过网吧,做过酒吧,受够了自己做事的辛苦,选择了自己喜欢的美妆作为主业,抽烟也是在当初进入社会后染上的坏毛病。

现在她快要结婚了,在前两年见家长的时候因为她抽烟的问题和男方家里有了一些矛盾,女孩子不应该抽烟、太社会之类的评价,差点导致双方感情破裂。

打心底认为抽烟不是个毛病的她虽然不忿,却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就在那个时候她接触到了电子烟,当时线上还未禁售,对网上宣传的减害与无二手烟将信将疑的她网购回来一根,就此告别了卷烟。

“使用电子烟后,身上没有异味,二老也发现不了,只需要在和二老见面的时候躲着一点就可以了。”

除了家庭情感上的原因,她还希望借此改善她这些年抽烟喝酒后造成的一些“后遗症”。

她表示,在使用电子烟后,曾经抽烟导致的咽喉问题确实有了不小的好转。没有需要定期处理的烟头和散落的烟灰,家里环境也因此变得干净好打理了。

只是有一点她提了一下,她觉得抽电子烟后最大的问题就是抽吸后经常口渴,格物也和她解释了烟油中的甘油具有吸水性的问题。

说到这里小雅表示,因为自己良好的亲身体验,她一直在向身边的烟民推荐电子烟,但是效果却不好,许多人对电子烟都存在误解。她认为可能是电子烟本身是一个新兴产业,还不成熟,不实报道满天飞,在行业上做的也不够好,最近经常看到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的新闻。

她表示,必须在数据上面下功夫,以真实可靠的数据去证明电子烟确实有替烟减害的效果,相对卷烟而言危害程度更低,否则电子烟永远不可能代替卷烟。

生活习惯差的人更应该戒除卷烟

互联网媒体人小韦 | 烟龄7年

(为保护隐私,该受访者选择不公布私人照片)


下午两点,刚刚通宵上网的小韦起床了,迷迷糊糊捡起床头的电子烟吸了一口,再开始洗漱。

小韦是做互联网媒体的,每周六都会抓住单休最后的小尾巴去网吧和朋友战个痛快,已有7年卷烟烟龄的他在传媒业高强度的工作和颠倒的作息下身体有些毛病了。小韦向格物坦言:“在接触电子烟前,有一次通宵起来洗漱时甚至干呕把昨晚吃的夜宵给吐了出来。”

当时刚25岁的小韦想起来还有点后怕,那一天之后,他就开始下意识的减少抽卷烟的量,但是很多时候都是无意识地点上一根烟,自己在抽了半根之后才后知后觉。

为了改善这种情况,小韦接触了电子烟。

小韦开始抽电子烟到现在也有快一年的时间了。他坦言,从主要抽电子烟开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曾经的症状了,除了身体的好转,在便利性上也方便了他的生活,在家抽烟不需要考虑烟灰烟头等问题了。

尽管他并尚未通过电子烟成功戒除卷烟,他还是认为这个方式戒烟是可行的,他表示,平时还好,只是喝酒之后不抽卷烟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不得劲。

而且他总觉得他的电子烟有点毛病:“我抽电子烟的时候经常漏油,好多烟弹抽了一天味道就变了,这是普遍问题还是品牌的品控有问题我也不清楚。”他希望通过格物能向品牌方传达他的使用感受,加强一下烟弹的品控。

在被问到最近电子烟的舆论环境和误解时,他表示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负面新闻太多,他实在是没有什么建设性意见。

品牌将电子烟打造成流行文化的做法

实际上带给大龄烟民的是隔阂和距离感

演绎从业者A先生 | 烟龄16年


第四位受访人A先生是从事演艺事业的,烟龄已有16年了。无独有偶,在今年年初的时候他也出现了比较严重的咽喉症状,咳嗽很厉害,当时觉得这和自己抽卷烟的习惯有关系,可是迫于工作压力又不想完全戒烟。

A先生接触电子烟的过程也颇为有趣。

有一次,A先生和朋友出去喝酒,喝到最后烟都抽完了,又特别想抽,就尝试了一下朋友的电子烟,成功解瘾。他表示,在这种烟瘾非常大的情况下能让他成功解瘾,就觉得这个东西还不错,口味也多,还挺有意思的。

随后A先生就开始使用电子烟。在使用一段时间后,几乎不再依赖卷烟了,甚至在社交场合中抽吸他人递来的卷烟还会觉得有些难受。在他刚买电子烟的时候,出于解瘾以及对电子烟解瘾能力的怀疑,A先生还是屯了一包卷烟在家中,直到现在,那一包卷烟还没有抽完。

对于从卷烟用户到电子烟用户的转化,A先生表示,最重要的是得满足烟民在生理上的解瘾需求,其次是可以改善抽卷烟带来的一些身体问题。

“抽卷烟时明显感觉是晚上睡觉时候经常咳醒,完全不可能直接睡觉,抽电子烟后就好太多了。”

而且电子烟相比卷烟而言,给他人带来的感受是好很多的。

“你像我现在在家,我现在在客厅,我老婆也在,抽电子烟的话我可以在客厅抽,打游戏在卧室里也可以抽,以前抽烟都得跑阳台,所以就很方便。”

基于使用感受,A先生自然也很愿意将电子烟推荐给身边的亲朋,但是他已经是他的交友圈里最后一个接触电子烟的烟民了。

他表示,目前电子烟行业呈现的一种年轻化的态势阻碍了大龄烟民向电子烟转化,品牌将电子烟打造成流行文化的做法实际上带给大龄烟民的是隔阂和距离感。

电子烟在大龄烟民的印象里被定义为一个玩具式的产物,如此是极不利于开拓电子烟市场的。

不能强行在抽电子烟时找抽卷烟的感觉

电子烟既非药物,也非卷烟

某电子烟店主X先生  | 烟龄30年

(为保护隐私,该受访者选择不公布私人照片)


X先生今年已经50岁了,烟龄长达30年。

“你要是早晨起来漱口的时候,它可能有反胃的感觉,就是想呕实际上又呕不出东西。然后咳嗽比较厉害,不喝两杯温开水就什么都没法做。”

在漫长的烟龄中,X先生和朋友一起尝试过数次戒烟,每次一到大概5到7天时,总有人开始顶不住,开玩笑说抽一根没事,不影响,慢慢的大家又开始一起抽卷烟,十数天的努力就付诸东流了,大部分大龄烟民应该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

机缘巧合之下,X先生收到一位从事电子烟的朋友送的电子烟,当时市场主流还是注油式的大烟雾设备,在解瘾效果和便利性上有所不足。

X先生表示,当时的大烟雾没法让他找到抽烟的感觉,当时也不像现在能意识到电子烟和卷烟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事物,在用了两三天就重回卷烟的怀抱了。

去年,下定决心戒烟的X先生真正开始使用电子烟,从刚开始配合卷烟抽吸,到后来逐渐习惯后抛弃卷烟。

“以前抽卷烟的时候,几米开外有人抽卷烟就闻着香,现在是几米开外有人抽卷烟就觉得很刺激不舒服,反过来了。”

X先生表示,无论是强制戒烟和使用电子烟戒烟,最重要的是绝对要忍住不能在戒断反应时间内复吸,否则前功尽弃。

同时在心理上不能将电子烟想做是配合戒烟使用的药品,也不能强行在抽吸电子烟时希望找到抽卷烟的感觉,电子烟本身就是一个替烟减害的科技产品,既不是药物,也不是卷烟。

曾经强制戒烟需要人具备强大的毅力,现在有了相应的替代品,只需要稍微有点意志力就可以成功接触卷烟了。

就这段时间以来的舆论环境,X先生向格物坦言,担心电子烟危害问题的卷烟用户亦大可不必,国家能够下发营业执照,能合法销售本身就代表了国家对电子烟行业的认可。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