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车祸、H社会、报警、切供货权…YOOZ连载大结局来了

发布日期:2021-08-25 22:45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格物在昨天、前天为各位连载了《【格物】太狗血!为薅补贴,柚子省经理欲将200店先翻魔笛再翻柚子》《【格物】第二集,举报柚子省代搭售福禄,市代资格没了》
 
前文为大家报道了YOOZ省经理反复横跳翻店的骚操作,也为大家梳理了YOOZ省代宫斗赶走了原省经理、解散店主发声群、被举报后直接取消C老板市代资格、造谣C老板强迫他人与之开店的故事。
 
下面,将是本系列大结局。

去郊区拓店遭车祸差点去世
多店供货权还被切走
 
“其实我们核心矛盾爆发点是门店供货权。”C老板告诉格物,“别人开店都是从繁荣地区一路往下开到郊区,他们是忽悠我直接去郊区开店。我一到那些地儿一看,这都什么破地方,消费力也差。但我还是咬牙开下去了,但最后一堆店的供货权还被省代切走了。”
 
下图划线门店为C老板提供的供货权被切走的店铺:
                          

老板随后补充:“老省代肖某说前省经理王某一言堂,80家门店给了新省代,煽动我们去找王某要供货权。结果王某下课后,肖某自己把门店全部拿走,连公司后台数据应该是我们的门店也不放过。”
 
C老板随后又再三反映加盟店供货权被切走的问题,省代就让C老板自己去找加盟店沟通。C老板也确实坐高铁去300公里外的郊县去找了。“我去找店主说,你们把YOOZ后台程序打开,你看你们的上级是谁,是不是我?“
 
“结果他们就说我强迫别人找我供货,我说'这本来就是你让我去沟通的。'我还说,'要不你作为品牌方牵个线,我们把人都拉到一个群里面,去沟通这个事情。'他不干,让我自己去干,我去干了,他又说我强迫别人来找我供货。”
 
“而且更搞笑的是,那个公司后台都备注上是我的加盟店了,他们跟我讲不是我的加盟商,不要抢着要。”

                      
    
“感觉就是设了个套,他让你自己去找回你自己门店的供货权,你去找了,然后他就说你去要求人家店主找你供货,又说这说那,之前所有事情都不认。”
 
更有意思的是,C老板表示,到某店里去加了店主的微信之后一问,人家根本不认识公司后台报备的姓名的那个人,就等于说这个店主掏钱是给别人开了一家店。

                 

“这里面有挺深的猫腻的,我只知道,可能一个店主报了家店,但是在公司后台报的是另外一个人的名字,然后店主肯定是不知情的。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一些利害关系,我查到这边之后,YOOZ省代省经理就开始各种搞我。”
 
“还有,3月8日有家区县店开业,我回家路上遇到车祸,差点都死了,警察都说我命大。你说我忙活半天,给YOOZ拓店,命都要搭进去了,到头来不让我给自己的加盟店供货。我为了什么,我真的觉得不值得。”
            
               
前文我们也提到,C老板提到YOOZ口头取消C老板市代资格的理由是有经销商举报“强迫与人合伙开店”,后来还说老板阻挠他人开店。
 
找H社会人设的省代当面对质造谣事件
该省代直呼报警
 
关于“强迫他人合伙开店”,我们在上一篇也说明了,C老板透露YOOZ根本没有拿出实际证据证明。至于阻挠他人开店的事情,老板也向格物做出了解释:“是我有个店主,五月还想再开一家店。那个时候行情那么差,我和他讲说让他稳一手。结果他们就说我阻挠他人开店。”
 
而C老板认为,这已经损伤到了自己的名誉。“我后来再去开加盟店,本来和人家聊得都挺好的。结果跟我说,他们那边听到一些消息,说我强迫他人合伙开店。我人都傻了。”
 
C老板透露,在他的追问下,YOOZ大区总殷某告诉了C老板举报他的经销商。结果举报C老板的经销商正是省代的公司。为了要个说法,C老板前往省代公司当面和省代对线。

                     
我们可以从录音里听到,C老板多次要求肖某提供他“强迫与人合伙开店”的证据和另一个当事人,但肖某等人始终没有回应。C老板随后又说:“你不是要找人弄我吗?我来了,你喊人来打我啊。”但肖某等也没有回应。
 
省代公司没有拿出证据,还报警.mp300:0030:23未加入话题

C老板告诉格物,省代肖某似乎有H社会背景,多次公开告诉C老板:”我要找人弄你。我喊人收拾你。“无独有偶,之前因为内部斗争被“发配”云南的前省经理王某,也被肖某这样威胁过。从评论区看,肖某似乎是经常说这种话,H社会老姐人设深入人心。
                          
C老板向格物透露,尽管原省经理王某是一个东北大汉,当时还是有点怕的,“毕竟他老婆孩子都在重庆”,而C老板在重庆也是有家庭的。“昨天YOOZ品牌方还给我打电话,让我注意人身安全。”C老板补充道。
 
但有趣的是,我们可以在2分05秒听到,一向把“弄人”挂在嘴边的肖某,在C老板进公司2min后,掷地有声地说了一句:“打110!”。不一会儿,警察同志来了,对双方争议进行了协调。“警察听完后建议我起诉他们。(22分18秒)”C老板说。

                  
       
在遭遇被YOOZ各方拉黑、不回应的一番操作之下,C老板是彻底寒了心,所以后来去了别的品牌,进而有了开头的第一集。
 
“我刚刚知道一个消息,YOOZ上层其实是知道唐某的反复横跳操作的,省代和公司上层肯定有协议才敢这么做的,不然切回YOOZ也不可能这么容易。YOOZ就是希望找冤大头去安抚省代、地代等经销商,补他们的亏空。”
 
格物在和C老板深度沟通几天后,发现YOOZ的问题远不止于上文提到的。C老板还透露,他去年9月初到重庆,还是个萌新的时候,YOOZ公司第一代省经理宁某以“开店中介费”为由,收了他4.5万的“茶水费”。
 
番外:高级茶叶,茶水费5万
 
“我一开始开商场店的时候不懂,他美其名曰'打点商场',一个点位拿了我3万,还有其他几个点。我后来才知道商场根本不需要这些。”
          

C老板透露,后来东窗事发,YOOZ当时的负责人黄某公开表示:这是省经理宁某个人行为,此人为临时工,已被清退。后来的省经理唐某帮C老板追回了损失,但还有很多店主没有追回,下图为被骗4万的老板找到C老板的聊天记录。
    
     
格物发文后,省经理唐某又找到了C老板说情,并间接承认了茶水费的真实性。对此,C老板表示,钱本来就是他自己的,骗钱还钱天经地义,自己没有义务感谢唐某。

           
            
据悉,骗子宁某由于臭名昭著已经在重庆混不下去了,现在去成都某电子烟品牌做销售了。
 
最后的最后,C老板作为大烟雾老玩家和老店主和格物交流了一些对行业的看法:“我之前做了好几年大烟雾,电子烟店最吸引我的地方就在于人情。你不可能到一个卖手机、卖戴尔的店里和老板玩桌游、踢实况吧?
 
现在的电子烟和以前完全就是两个行当,资本进来了,不会有人慢下来给你手工绕一副三芯克莱普顿,宣导的方向也变成了快捷、实用。”
 
为期三天的连载到此已经完结,从中我们确实能深刻体会到市场动荡,行情不易。但进步不应停止,激情不能被那消沉的暮色所吞没,格物与诸位共克时艰。

格物温馨提示:
法制社会,遇到问题第一时间报警!

如果您也需要爆料 
请添加格物君V:gewuxiaofei02 并注明来意,100%通过。
爆料不收取任何费用!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