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别再去知乎帮电子烟上热搜了

发布日期:2021-11-09 19:47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上周,自我们第一时间以从业者的身份理性回应丁香医生的文章《谢谢你抽电子烟:一场瞄准年轻人的健康骗局》后,丁香医生并没有回复我们提出的质疑,我们以为此事告一段落了。谁知道,这篇科普没做好,视而不见有一套的文章又猝不及防上了知乎热榜第一。



事实上,类似的事情我们一直秉持冷处理的方法,在政策法规落地前,电子烟都会处在风口浪尖,讨论的热度越高,越多不理性的声音出现,对行业都是一种打击。但是当议题发酵到一定程度时,我们作为行业媒体也必须站出来发出理性的声音。

我们最早关注到这个问题是昨天晚上,当时的高赞回答还是喜雾首席研发负责人邢晨悦博士的回答,内容是对丁香医生原文有失偏颇的地方进行了科学性解读,表明了电子烟替烟减害的本质和初衷。

到了今早,邢晨悦博士的回答就被无数网友挤了下去,除了网友们,丁香医生该文章的主笔与策划也下场了,咱们来看看他们都说了些什么。

丁香医生仍发挥稳定,科普做不好,视而不见有一套


丁香医生该文章的参与者亲自下场回答,同时被顶到第一条。

原以为我们驳斥其向电子烟开炮后,这位参与者能更为科学严谨一点,可是从回答看来,水平并没有进步。

首先是以暗讽的情绪化口吻承认自己文章的失误,即电子烟中添加维生素E醋酸盐的事情。然后攻击电子烟标榜自己健康/无二手烟,并配上了某张宣传图。首先,这一类图片的确有可能在行业早期、小品牌宣传、乃至商家自行制作的物料中出现。

但以点概面,或许不妥。一来,各主流品牌早就进行了“自我阉割”,打出了各类“护盾计划”;二来,但凡稍加搜索便知道,目前各地监管部门早已对不合规宣传打出了铁拳,动辄数万乃至数十万的罚款,试问几个品牌敢顶风作案?



这位答主还质疑疾控中心在医学期刊《柳叶刀》上发表的论文,论文数据都给出来了,有96.2%的电子烟民曾是卷烟烟民,这难道不足以说明问题吗?

此人还以某些不遵守社会道德,不分场合吸电子烟的新闻来举例,典型的以点盖面。还说了电子烟中添加不明成分,那我们得告诉你,现在正规电子烟生产商的工厂都经过相关正规相检测,成分透明可查。

真是黑都黑不到点上。

另一位丁香医生文章的策划回答就好了一些,起码没有胡乱攻击。这位答主表示电子烟目前还没法彻底看清楚,希望能把电子烟关进笼子里。



那既然看不清楚,文章中多处情绪化表达和科学谬误也就可以理解了。

至于把电子烟关进笼子里,也无需丁香医生操心,我们在此前回应丁香医生的文章中就已提到,市场监督局和烟草专卖局早已布局电子烟的管控,相关政策法规都在不断完善,尤其是未成年保护问题。

那么其他网友是怎么说的?

有错就认,挨打立正,但泼上身的脏水必须清理


将邢晨悦博士的回答挤下去的网友发表的观点不无可取之处,首先是反对不吸烟的人吸电子烟,还有电子烟过度化的潮玩包装吸引了不吸烟的年轻人甚至未成年人。

正如港片中的老话,有错就要认,挨打要立正。

以上两点是目前行业内存在可为人指摘的点,要想舆论不再用这些来攻击电子烟,唯有广大从业者从自身做起,将电子烟回归替烟减害的初衷,最初韩力发明电子烟的本意也是在于帮助戒烟,减少卷烟带来的危害。

但就目前来看,我们不理解的是网友们对电子烟这样合理存在的替烟减害产品的恶意。

首先是邢晨悦博士的回答,他援引了ALZEHRANI博士于2018年发表的相关论问还有英国卫生部的报告,以及一些电子烟生产与销售中的实际情况为例,意在澄清丁香医生文中并不科学严谨的部分论据而已。




该回答下方的评论区就被网友们“攻陷”,首先是邢晨悦博士利益相关方的身份,这也是知乎的老套路了,一句“屁股歪”就可以将理性论证的回答踩地一无是处。不看观点,立场先行,倒是和粉圈互怼没太大区别。



有网友评论道:“通篇比较电子烟与卷烟,为什么不比较电子烟与不吸烟?”这也是我们最初回应丁香医生的点,丁香医生原文通篇比较电子烟与不吸烟,甚至还有部分科学性错误被忽视,但是电子烟作为替烟产品,本就应该与卷烟对比,不是吗?

如此看来,部分网友和丁香医生讨论的出发点一开始就歪了。

该问题下方的回答其实不乏理性的声音,其中有一位答主就将丁香医生文章支持者和反对者的讨论概括为“第一口烟”和“少一口烟”之争,即非吸烟者吸烟的危害和吸烟者减害之间的讨论。



吸烟者和非吸烟者同样是具备完整独立人格的公民,同样是在法制框架下行使个人自由,站在吸烟者的角度下,用电子烟替烟减害何错之有?

国家卫健委和世卫组织驻华代表处共同发布的《中国吸烟危害健康报告2020》显示,我国目前存在3.56亿烟民群体,他们的健康问题可以通过电子烟改善,该问题下也有多位答主在回答中表示,自己被卷烟伤害的身体已经通过使用电子烟得以改善,或是反对丁香医生。



电子烟比卷烟好在哪?答案是去掉了卷烟燃烧带来的焦油。

说到这我们不由得想起凭借卷烟降焦技术取得院士荣誉的谢剑平院士,谢剑平院士因其取得的卷烟降焦减害成果增选为中科院院士,却被许多人戏称为“烟草院士”。

在引发网络争议的同时,此事也在学界掀起波澜,甚至要求收回谢剑平院士的资格,然而谢剑平仍成功增选,并继续在烟草研究上推进研究。

反观电子烟,作为民间研发的新型产品,肯定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波折。连中科院院士都会受到质疑,电子烟自然也不会少,这是必然的。

但是真正能促进公共卫生和公民健康的事物也会为大众所认可,需要的只是时间。

一个很好的例子是,我们可以打开知网搜索电子烟,看一看各种学术研究所属的第一完成单位到底是谁,这也从侧面证明了产业的发展趋势。



最后


事实上,成瘾性消费一直伴随人类社会发展,比如糖。从最开始的嗜糖嗜甜,到控制摄入再到现在0卡无糖成为新消费风潮,是危害逐步减小的过程。同样的,从最开始的口咀嚼烟叶,到卷烟再到电子烟,也是危害逐步减小的过程。

我们在报道《【格物】从封杀到解禁,电子烟在这些市场是如何涅槃重生》中也提到,如今全球对电子烟都在逐步“解禁”,正因为因为电子烟在公共卫生上有所作用。

我们作为行业媒体,还是要强调,不要再去该问题下为其增加热度。现在的舆论环境下,电子烟经不起大风大浪了,希望各位从业者回归初衷,不需要去相关媒体议题上去试图澄清,费劲不讨好。

自律才有未来。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