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我在成都卖电子烟:送水卖菜送牛奶,都在帮我拉新客

发布日期:2021-11-15 12:03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近日,随着疫情复发,成都的疫情防控力度一下子大了起来,街面上人流量相较疫情复发之前也有明显减少。在这样的情况下 ,按理说成都实体店店主的日子应该是越来越不好做,但有一位店主向格物表示,他在关闭门店的情况下,生意比以前好多了。

这位店主表示,他原本是开悦刻品牌店的,店铺是去年五月份开业,开业之后一直是惨淡经营。而且,周围开的电子烟店越来越多,生意更不好做,生活的重担迫使他不得不去寻找新的经营方式。

相信部分面临经营困难的店,主看到这里,都会有一样的感受。但这位店主接下来的操作,却让他的经营状况真正实现了柳暗花明。

送水送菜送牛奶,打开客源


“我是前年来成都的嘛,以前在老家做一些餐馆的生意,送菜,送消毒好的餐具什么的。当时自己也接触到电子烟,觉得成都那么大,又比较时尚,觉得卖这个电子烟有前景”。

在入行之前对电子烟行业并没有过多的了解,这也是许多开店后经营陷入困境的店主的通病。果然,经营困难与开业之喜就一起来了。

“第一天嘛,我记得清楚得很,卖了8颗烟弹,两盒整的,两颗散的。第一个月只卖了不到六千,算完账我难受了好久“,他还表示,本地人开店还好,有朋友亲戚帮衬生意,但他一个外地人在成都圈子很小,所以一开始生意就面临了困境。

为了挽救刚开业的店,这位店主开始地推,“就是发传单、摆摊这些”,他说。不仅如此,他还推出了买四送一、买七送二的活动。

在他的“积极抢救”下,他的店终于在第三个月止住了亏损。

但生意向好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太久,随着周围的电子烟店越开越多,他的客源也在逐渐被稀释。

“我旁边,隔了两个门面,十几米,就有一家柚子,他们生意也秋得很”——他表示,门店数量的暴增,直接让这一个片区的电子烟门店店主都吃不起饭。

事实上吗,全国的电子烟店主都面临和他一样的情况——许多人误以为电子烟是个暴利行业,从而贸然入行,在导致门店数量激增的同时,也让原本相对稳定的供需关系被打破,简单地说就是供大于求。

“当时我是看到那些送水的,突然有了启发。我给钱先是让几个送水的师傅帮我在送水的时候挨着往门缝里面插传单,本来还想在水桶上贴广告的,但是卖水的不干“,面对步入困境的门店,他试图走”野路子“,希望拓展更多的客源。

“肯定被投诉过,但附近的都是老小区,物业不是很严格,所以反馈其实还不错”。他表示,在第一阶段的地推取得成功之后,他的思路被打开了。

“我找送牛奶的往牛奶箱里面放传单,找社区团购的在装菜的塑料袋里面放传单,还在楼道里贴过传单“尝到了甜头后,他开始逐渐把触手伸向所在片区的各个渠道。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他被举报了。他表示,在两个月内,他被有关部门三次登门,原因均是关于他滥发传单,滋扰了居民生活。

但已经尝到甜头的他不愿意放弃这么好的引流渠道,最后他在受到微商的启发之后,抹掉了传单上的店铺地址,“我买了好几个微信号,把这些号往传单上印,生意做熟了后就把客户引到我的大号上”。

对于他的这个做法,格物持不认同意见,但这种多渠道覆盖的打法,据他描述,见效很快。

他表示,到今年上半年,“我微信出的货已经和门店出货量持平了”,“但我还想再做大一点“。

不满被举报,关店做线上


靠着传单轰炸获得了大量客源之后,为了固客,他开始打价格战。

“店子上卖好多,我在微信上出货就便宜十几块钱,老顾客就再多让点”,而对于如何送货,他也有一套自己的方法,“就在这附近的,我就喊我老婆看店子,我去送货,稍微远点的我就找跑腿”,“基本上每天都是守到一两点钟才睡,第二天上午八九点钟就起来干,无休”。

靠着低价与服务,他的业务范围逐渐扩大,但同时他也被同行给盯上了。

“有人就去官方举报我嘛,说我乱价,但实际上我也没乱好多“,对于乱价举报,他心中颇有不平,而且他还说”代理那边的价格确实没有外面的贩子有优势,拿货怎么说,就不太自由嘛”。

他的乱价行为,格物并不支持,但这也确实是目前行业内的现实——卖不出去货的想靠价格战打开销路,卖得出去货的想靠低价出更多的货。

在受到同行举报次数多了之后,他对官方的态度也逐渐不耐烦:“该管的低价串尾货的不去管,天到黑盯到我们做小生意的,你说胎不胎神”?

在获得稳定的线上客源后,他觉得门店的生意逐渐鸡肋,他说:”店子上一个月挣不到好多些钱,还要天天守到,品牌方还要来查,我就想关了“,”我也有了自己拿货的渠道“。

具体是什么渠道,他没有透露,但他表示价格上“比较优势”。

于是就在最近,他的店宣布正式关张,与此同时,随着成都部分小区被封控,他的出货量又上了一个台阶。

与普通贩子不同,他表示:“我基本上只做成都的生意,网约车、出租、跑腿这些我都有认识的师傅帮到送,外地的我做得少也不太想做,除非老客户些不在成都了”。

据了解,他目前主要是做成都市内几个城区的生意,同时散货给一些在成都周边的店主、摊主,但业务最多的还是他所在的片区,他表示,目前经营的品牌有五六个了,也请了人,有计划要做集合店,品牌还在考察。

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内,这位店主从线下转到线上,又能从线上稳固线下的客源,他的打法虽然简单,虽然不太“规矩”,但绝对称得上是“短平快”。

格物认为,在行业普遍不太景气的现状下,这样擦边球玩法能在一批又一批倒下的门店中杀出一条血路,他的野路子应该能给自律的店主带来一些警醒。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