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为什么说只有加强监管电子烟才有未来?

发布日期:2021-11-22 16:54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近日,一份长达59页的白皮书讨论了几个国家为衡量戒烟相关进展而进行的案例研究。该文件表示,那些遵循世界卫生组织指导方针的国家仍在与更高的吸烟率作斗争。

亚太减少烟草危害倡导者联盟(CAPHRA)表示:“采用渐进式减少烟草危害政策的国家吸烟率大幅下降。而那些遵循世界卫生组织指导的国家继续经历与吸烟有关的过度疾病和死亡。”

烟草的滥用,已成为一个世界性的危机,或许我们可以从这四个国家的案例中得到一些不一样的启发。

电子烟在正确监管下,确实可以有助于减少传统烟草的使用


前文提到的白皮书,标题为“Vaping Works.国际最佳实践:英国、新西兰、法国和加拿大”,主要内容为克里斯托弗·斯诺登(英国经济事务研究所)、路易斯·霍尔布鲁克(新西兰纳税人联盟)、帕特里克·科夸特(法国国际税务联合会)和伊恩·欧文教授(加拿大康科迪亚大学)分别进行的四个案例研究。

而在这些被提到的国家,无一例外均对电子烟有着非常严格的管控力度。

在我们非常熟悉的英国,政府通过法律来管理电子烟行销方式、尼古丁容量、烟油装填容量,且电子烟的制造商、进口商与分销商皆须遵守欧盟《欧盟烟草产品指令(Tobacco ProductsDirective,TPD)》。

在英国,电子烟被官方定义为医疗产品纳入NHS体系,并受到严格监管。针对其广告投放,相关成分,产品质量都有极为严格的规定,由英国药品与保健品管理局统一管理并建立严格详细的监管条例。

而在和英国一衣带水的法兰西,电子烟同样遵循《欧盟烟草产品指令(Tobacco ProductsDirective,TPD)》的监管条例,法国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限制使用电子烟,其中包括禁止公共场所使用,禁止向18岁以下儿童及青少年提供电子烟,以及禁止播放电子烟广告等等等等。

宣布将在2025年成为无烟国家的新西兰,同样对电子烟监管严格。2020 年 以来,新西兰相继通过多项法规,对电子烟的生产、销售做出严格限制。

目前在新西兰,商店在销售相关产品之前,必须注册在案,同时,产品在销售前必须得到政府的通知,以确保产品符合安全要求,不含违禁物质。同时,销售的电子烟口味被严格限制,零售商向未成年人出售烟草产品最高可罚1万纽币。

而在加拿大,同样,在这里受到了严格的管控。

2018 年 5 月 23 日,加拿大颁布了《烟草和电子烟产品法》以取代《烟草法》。

同样适用于电子烟产品的TVPA旨在保护加拿大人免受尼古丁成瘾和使用烟草的诱惑,特别是对年轻人而言,免受电子烟产品的使用。

据了解,TVPA 与电子烟产品相关的关键要素包括:

  • 不允许向 18 岁以下的任何人出售或赠送电子烟产品
  • 不允许销售吸引年轻人的电子烟产品
  • 赋予联邦政府制定规则的能力:行业报道
  • 制造标准
  • 产品和包装标签(例如,健康警告)
  • 禁止使用某些成分和口味
  • 电子烟产品的推广

2020年7月8日,加拿大联邦政府公布新法规,禁止在18岁及以下青少年可出入的公共场所或可接触到的网络空间投放任何电子烟产品广告。

2021年,加拿大出台风味法规草案将禁止所有其他调味剂,包括电子烟油中使用的所有甜味剂。

这样的措施无疑对上述四国的烟草行业的影响深远,并证明了对于电子烟进行监管的合理性和必要性,而在这样合理监管的条件下,电子烟很大程度上帮助到了传统烟民。

在英国,由于政策支持和鼓励,目前电子烟使用人数已接近传统烟民数量的一半,每年帮助 5 万以上英国烟民戒烟,目前至少已有 130 万人用电子烟实现烟瘾戒断。加之对于禁止未年成人购买的严格禁令和广告限制,在年轻人中电子烟也并未出现泛滥现象。

在法国,据法国电视三台援引法国公共卫生部在2019年的报告显示:2010年至2017年间,有70万吸烟者通过电子烟戒烟,且每天吸烟的烟民比例在电子烟使用者中数量减半,高达80%仍在吸电子烟的烟民减少了吸烟量。

而在新西兰和加拿大,电子烟在严格审核下,也对当地的烟草行业产合适产生了很大的冲击。

电子烟对传统烟草的冲击,或许仍然有待观察


英国,法国,新西兰和加拿大的成功无疑让无数电子烟从业者深受鼓舞,但是,我们必须注意到,电子烟能否对传统烟草进行冲击,仍然是有待观察。

据了解,当下国际主流对电子烟存在多个不同态度,大体可以分为:合理监管,封禁和放任自流。

而这其中,封禁与放任自流有时会极为矛盾得在同一市场得到体现:

东南亚的马来西亚,电子烟在相当一段时间被定义为非法,而时不时遭受警方打击。但是与此同时,马来西亚长期以来都是电子烟在全球最大的市场之一,有极为庞大的受众基础。

非洲的埃及,自2015年以来便就电子烟的销售、进口和营销实施封禁,但由于监管不力,埃及一直饱受电子烟非法贸易之苦。

可以认为,正是因为有电子烟的使用需求,才会导致出这种封禁与泛滥齐聚的乱象。

这种使用需求,来自于电子烟的解瘾效果,作为香烟的替代品,电子烟在一开始就是以香烟为参照物,解决烟民的烟瘾的工具。

但是对于电子烟来说,仅仅解决了烟瘾的成因仍然远远不够,香烟在数十年的发展历程,已经对人类社会产生了极为深远的影响,这种影响一定程度上成为了新型烟草转化的阻力。

据新周刊与新浪网联合调查数据显示:有30.72%的人认为香烟的作用在于“更易跟人沟通”,在与跟人沟通与交往时。散一圈烟的确在可以拉近人际距离。

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吸烟者聚集交流,尤其是这个过程中时常伴随借火和递烟,是一种非常流行的社交行为,吸烟以否甚至成为了评价一个人是否适应社会的标准之一。

由此可见,这种社交场的环境与氛围下,自带社交属性的香烟似乎带有极强的先发优势。

这种优势也成为了传统烟草继续占据市场主要份额的原因之一:据天风证券一项调查报告数据显示,2020年新型烟草占尼古丁消费总额的5.1%,仍处于相对早期和低渗透率阶段,预计到2025年占比将超过9.45%。

市场的绝大部分,仍然属于传统烟草。

回到前文提过的英法新西兰加拿大四国,这些国家的电子烟行业之所以取得如此成效,除了合理的监督管控以外,四国社会普遍对控烟减害形成共识。烟民在政策指导下,出于本身寻求戒烟手段的心态也对电子烟具有较高的接受度。

在控烟减害已成为社会各界共识的当今社会,电子烟作为一款替烟产品重要性也逐步受到了各国的关注。

在这个环境下,格物希望电子烟可以保持着被发明的初衷和定位——帮助成年人戒掉传统香烟的工具,并对当下的控烟减害事业贡献自己的力量。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