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揭秘电子烟海外货代:老牌大厂好伙伴,运量高达几十吨

发布日期:2021-11-25 18:40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消费。

我们报道的《我是如何切入电子烟海外贸易的:广撒网、等大鱼、一单吃半年》引起了许多读者朋友对海外电子烟贸易的兴趣,由于大贺切入外贸的时间较短,我们也无法窥得全貌。

俗话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我们在上次报道中缺失了运输一环,只知道是由货代公司包办一条龙服务。

那么货代是怎么运作的?货代可能存在哪些坑?究竟货代作为中介有没有存在的必要?带着这些疑问我们采访到了一位资深货代从业者,以下简称他为X先生,以求还原海外贸易中的运输这关键一环。

揭秘电子烟货代


"你问的问题很犀利啊,有的我不太方便回答。"X先生开门见山道"其中包含一些商业机密,对我们可能是日常,但也是同行们渴求的渠道和信息。"

由此可以看出,海外贸易尤其是运输这一环,要么是竞争非常激烈,以目前的从业者体量已经让X先生有些吃不消了;要么是利润较高,肥水不流外人田。我们只能尽可能问出大家可能关心的问题。

"每次运几百公斤到几十吨不等吧,但是具体利润我不能透露。"

一般来说,货代公司承包了货物在运输中从发送到接收的方方面面,和其他跨境贸易一样,国内直接谈合作,国外则需要翻墙找客户。

至于业务细节,X先生表示,货代的业务范围和大贺所说大差不差,和正常国际货运一样需要经历以下步骤:预定航司舱位—出口报关(进口清关)—末端派送。

看着挺简单,然而一次完整的流程需要货代先提货入仓,安排好航班、货柜,再报关出口,经历漫长的运输过程后清关—拆板提货并派送。

其中难点并不仅存在运输过程中,在买卖双方都做甩手掌柜的情况下,进出口中可能存在的风险都需要货代公司负责。

"货代公司各有渠道,非正规渠道很容易在出口报关时低报、虚报,清关时灰清、冲关,末端派送时也会选择低价的快递渠道,你也知道嘛,大市场比如美国这种快递都不收电子烟的。"X先生表示。

也就是说,货代这行水有点深,而且存在一定量非正规渠道,一般人来无论是做还是合作,都有可能把握不住。非正规渠道会在成本上无限压缩,甚至不惜铤而走险。

那么,运输成本的大头出在哪儿?

X先生表示,大多数成本被航司舱位吃下。航司将舱位分销委托给货代公司,货代公司以此赚取其中的利差。那为什么航司要将舱位分销权委托给货代公司呢?

航司自然是庞然大物,但是全球货运市场过于庞大,航司只能通过控制订舱的方式以尽可能撬动更多的市场,将舱位分销委托给货代,货代对接数不胜数的存在运输需求的企业,造就了货运市场的繁荣。比如居住在成都市武侯新城的市民就饱受货运困扰,每天清晨5点准时出发的超大货机噪音足以媲美农家公鸡打鸣。

货代公司选择高成本的空运,也是迫不得已。

首先我们要明确,之所以采用空运手段是因为电子烟的"最佳赏味期"和仓储难度的限制。一是不宜长时间运输,待货物到地后抽吸体验大不如前;二是海运陆运难以保证恒温的仓储条件。

因此,短途海运中可满足相应条件,而中途海运可租用价格更贵的恒温柜,也有部分国家可以采用陆运方式。一切要综合成本与利润等因素决定。

总的来说,电子烟的跨境物流相对一般货品而言,条件更苛刻,门槛也更高。在基本了解物流过程后,从业者们更需要的应该是货代视角下的国际市场,而这个视角下的国际市场和大贺所言又有些不同,而且详细许多。

海外不止一次性,一次性也有细分


我们了解到,目前X先生承接的产品基本是海外知名度较高的品牌,其中许多品牌我们耳熟能详,如易佳特、SMOK、VOOPOO、IJOY和HQD等。这些品牌都具备相当体量,在海外市场深耕多年,无论是品牌力还是出货量都不是小烟时代兴起的换弹品牌可比的。

X先生认为,目前海外市场最重视的诉求还是品牌:"国外很认牌子的,像VOOPOO之于印尼,HQD之于俄罗斯。"

而且X先生出货占比也相当有趣:"按我们目前自己跟踪的客户来看,大概是一次性5成,CBD设备3成、大烟雾设备2成吧。"由此看来,大贺所言9成是一次性,是因为他在海外这块尚属新人,一次性相对其他设备成本更低,数量更大。

这么来看,盒子式的主机还是在海外市场中占据半壁江山,而且据X先生的说法,一次性的崛起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疫情的背景,消费者更青睐于一次性即用即抛的特点。因此,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市场主流产品是什么还是未知数。

在这里还需要说清楚CBD的问题,CBD是工业大麻提取物,学名为大麻二酚(cannabidiol),在医学中具有消炎、阵痛的作用。讲到这大家应该就明白,相应烟油在中国是违法的,X先生运输的也是对应的设备而非烟油。

话说回来,大家更关注的应该是更为细分的市场需求。

我们了解到,目前一次性为主流的情况下,海外各市场最大的不同还在于尼古丁含量以及口数(涉及机密故打码)

1.X国:5%-7%,2000口以上
2.X国:6%,1500-2500口
3.X国:3%,1500口
4.X国:2%,800-2500口(持续增长中)
5.X国:2%,600-800口

最后


我们在现代的商业社会中都在看到对渠道的优化,以此压缩成本提高利润,尤其是在这半年来代理制的变革,说白了在互联网时代信息愈加透明的情况下,试图去中介化。

然而,中介存在的价值不仅是提供信息,更重要的是提供服务。就像留学机构,虽然每位意在海外的家庭都对其嗤之以鼻,也并不妨碍留学机构的合理性和必要性。

同样,货代作为中介机构仍然可以为电子烟出海提供足够质量的服务,甚至对将蒙上面纱的海外市场也摸出来个七七八八。

以此反观国内被从业者们时常挂在嘴边的各级代理,他们是否能提供相应的服务?这是行业都需要思考的问题。

最后,大家对海外市场如果有什么不解和想要了解的信息,欢迎在评论区与我们交流。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