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格物】那些准备逃离电子烟的人,都打算去做什么

发布日期:2021-12-24 15:24
作者:格物消费
大家好,这里是只说真话的格物研究院。

11月26日起,悬而未决的政策靴子先后落地,行业最终还是拥抱了确定性。从混乱无序走向合规有序,既是必然,也是长期利好。格物对话了几十位店主,询问了他们将作何打算,现从中选出最具代表性的三个群体,希望给各位朋友以启发。

转换赛道,继续高调


电子烟从业者大规模转投其他行业,是从2020年上半年开始的。彼时深燃曾做过专题报道,在不到半年时间,有6位电子烟公司的创始人、高管离职,创立低度酒品牌。

诚然,低度酒品牌的脱颖而出,背后需要资本的依托,并不适合普通人介入。但从中却透射出一层逻辑。那就是在消费品赛道横跳,其实是电子烟从业者在转行之后的主流选择。

根据格物的了解,电子烟早期的入局者,基本就以贩卖各种消费品的店主为主。消费品行业近似的进货、渠道、营销模式,能够让他们在进入电子烟赛道时复制,迅速步入正轨。

类似的道理,对电子烟心灰意冷的创业者,在离场后继续在消费品领域徘徊,也是一个较为经济的选择。

图片

一位集合店主在接受对话时表示,自己接下来准备做茶叶,他认为烟酒糖茶在所有合法的生意中,复购率是最高的,而比起烟酒店的透明性,茶叶在价格上更灵活,操作余地更高。

某位店主认为在下沉市场开一家手机店有利可图。在他的认知里,中国手机市场的饱和,是针对一二线城市而言的,五环外天地广阔,大有可为。他目前纠结的点,在于对手机品牌的选择。

一位店主对SKU少,粘性高的产品情有独钟,煌上煌的鸭脖被认为满足这种条件,但鸭脖对点位的要求不逊于电子烟,需要他颇费一番思量。

痛失一臂,回归本职


有多少人把电子烟当副业?这个问题和有多少店主一样没有确切答案。但根据格物有限的调研,发现不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的玩家大有人在。

这些人当初进入行业的原因很简单,那就是主观认定做电子烟可以躺赚,是很大一部分人的共识,雨后春笋般大面积铺店的行情,也容易让人产生类似的错觉。

其结果就是,在某段时间,任何店铺都可能搭卖电子烟。化妆品店可能卖电子烟,早餐铺店可能卖电子烟,烧烤店可能卖电子烟,打工人可能也卖起电子烟,万物皆可电子烟。

在接受格物对话时,一位家在北京,但为了节制成本跑到雄安开店的店主表示,自己是彻头彻尾的打工人,当初开电子烟店,是认准了趋势,同时得到了家里的资金支持。

开店之后,他继续做本职工作,店由店员照看。自从行业遇冷,店铺一直处在勉强保持盈亏平衡的状态。等合同到期后,自己大概率不会续约,老老实实地继续打工。这两年各行各业都低迷,想办法薅老板的羊毛才是真理。

图片

从传统烟酒店延伸到电子烟是常见现象。在被问到如果放弃电子烟,会考虑做什么时?一位店主表达了继续扎根传统烟酒茶的志向。这位老板的烟酒店是继承自父亲的“家族企业”,与此同时,他的多位亲属都是行业内的经销商。虽然烟酒店是典型的小本生意,但在熟人关系的加持下,他能以较低的价格拿货,从而保证利润空间。

还有一位小县的店主,原本卖的是3C产品。在从卷烟烟民过渡到电子烟的过程中,他意识到县里可能存在的空白市场。先发优势确实为其带来过红利,不过随着县里街边店的增多,原本不大的电子烟市场能够带来的利润变得乏善可陈。如今的他打算在年前出清库存,然后继续和数码产品耳鬓厮磨。

很多两条腿走路的店主,对前途未卜的电子烟行业心灰意冷,但正如王兴所说:“2020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在行业普遍下行的情况下,他们选择撤回原来的行业,不求乍富,但求安稳。

吃糠三五年,回到解放前


电子烟曾经催生出一家市值3000亿人民币的头部企业,但根据艾媒咨询的调研,在2020年,整个电子烟的盘子不过在百亿上下。

结合遍布在各个市县的终端门店,我们很容易得出结论:电子烟其实是一个由千千万万做小生意的店主组成的小行业。而这个行业中,不乏那些由打工人转化而来的沉默的大多数。

在某次演讲中,投资人雷军表示,自己可以很肯定,90%以上的创业者都会“死掉”。创业小白失败,往往是从入错行开始的,奶茶店、鲜花店、甜品店,被称为“最容易把白领打回贫困线的三个行业“。而2020年3月之后的电子烟,对于普通人来说,显然杀伤力更强。

一个河北省的店主心酸地说,自己省吃俭用攒了5年钱,于2020年的6月在老家开了店,生意前两个月不温不火,收支打平。他期待行业的向好能扭转局面,哪知行业一冷就是一年多。起初他还雇得起店员,后来只能和女友亲自上阵,再之后甚至需要兼职收入维持店面运营。本想搏一搏,单车变摩托,没想到直接赔上了5年的青春。

图片

另一位依靠个人努力,成功从工厂提桶跑路的一位店主更是欲哭无泪,其品牌拖欠的开店补贴和8月份以来的核销货补,至今没有回音。目前他几乎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他说自己可以把生活水平无限降低,但老人孩子不行,所以为了避免门店持续失血,他可能选择年底闭店,然后“进厂拧螺丝,伺机而动”。

一个黑龙江省的店主更是直呼自己开店两年,直接输掉了父母支援的老婆本,原本的三代同堂,如今可能要变成一家三口在同一流水线上奋战。

不管怎样,行业正在拥抱确定性,一切不确定的东西都渐失生存空间,也包括大发横财。



分享到:
关注我们
二维码
最新文章
文章搜索
好物推荐
3-1
3-3
2-7
2-5
1-16
1-12
1-14
2-4
1-5
1-11
15
1-9